Hyakuri Airbase,日本航空自衛隊百里基地,位於東京東北方,直線距離約83km,一直是日本首都圈附近最重要的防衛基地。在2018年,駐守於此的航空隊為301飛行隊、302飛行隊、以及501飛行隊,全都是以F-4 Phantom幽靈機為主力,許多航迷也開玩笑說這裡是鬼屋、幽靈之家,名聲相當響亮。
Hyakuri AFB_1_20181202.JPG
(1)百里基地開放最吸睛的一幕,幽靈造型的Model穿梭在會場讓大家為之一笑,當然也要拿幽靈機當背景來張照。

不過幽靈機年事已高,在後繼機種F-35開始量產的同時,航空自衛隊也宣布302飛行隊將要在2019年初開始陸續進駐三澤基地、進行機種變更,由F-4變為F-35302隊的尾翼上畫了一隻尾白鷲,圖案除了夠大、另外也有他的代表意義,這裡先略過不提。消息一出,航迷深感惋惜,這也代表2018年的百里基地開放,將是302隊最後一次以F-4來進行表演。於是、世界各地的航迷也都把握這次機會,要來捕捉尾白鷲畫在F-4上的最後身影。說世界各地絕對不誇張,在基地外、基地內,都可以看到來自不同國家的航迷,大家都不想在這個場合缺席。

而且按照往例,自衛隊都會在這種具特殊意義性的場合,出個彩繪機來做紀念,圖案都是非常華麗、非常吸引人。這次會出甚麼樣的圖案,早就讓大家引頸期盼,自衛隊也沒讓人失望,一架幽靈機以白色為底、畫上尾白鷲展翅的全機彩繪,讓人讚嘆不已,獲得非常高的評價,那更是讓愛好者無法錯過,一定要親自來百里一探究竟。

寒冷的天氣是冬日百里的特色,冷到骨子裡去的低溫很考驗航迷的意志力。防寒工作是一定要做好,能夠帶上的防寒物品就都不要客氣,行李裝得下就都帶,不要用時方恨少。然後如果有熱水瓶也記得帶著,當自己在酷冷的天氣中、看著旁邊的日本阿伯緩緩拿著他的熱水瓶打開倒出熱飲在喝、在看著自己袋旁早已喝乾的冷飲,有點百感交集….XD

這次在基地開放前幾日就出發,提早前往準備,其中最重要的原因、是想要再去拜訪一望百里這個著名的拍攝點。上次去已經是2015年的事,當時帶我們進去的日本朋友,還特地幫我們做些掩護,因為當時外國人來這個點、還有些敏感。不像現在,在基地開放前來,地主直接已經在現場等,連電話都不用先打,方便許多。

講到一望百里,這次因為是在基地開放前過來,想說應該會有不少航迷也是作此打算,所以前一天特地半夜出發,抵達此處大約是五點左右,沒想到前面已有兩三台車在等候,而就在我們抵達之後,後面馬上也出現七八輛車,大家都是想要早點進來卡個好位置,別忘了,這時天根本還沒有亮!等到地主打開閘門,大家魚貫沿著小路將車開到定點,然後上到暸望台,一下子也就站滿人,再晚些進來的航迷只能徒呼負負、因為卡位失敗、沒有可以用的拍攝點了。

兩條03/21走向的跑道就在眼前,一望百里的位置就在東跑道的中段附近,這裡因為不滿土地徵收與左翼人士抗議的關係,到目前依然屬於民間土地,也讓自衛隊這側的滑行道因此成了一個字型,突出的地方就是一望百里暸望台的位置。

七點半左右,各隊的戰機陸續拖出,各式的幽靈機慢慢擺置陳列在大坪上,距離近一點的那就不客氣,趕緊多拍幾張。九點初,戰機開始陸續往跑道頭移動,開始展開日常訓練課程,隨著戰機滑行與起飛,按快門的手也沒有停過。然後是彩繪主角登場,白色的機身配上彩繪實在好看。而302隊也加碼演出,又有一架彩繪機亮相,與白色尾白鷲相同造型,不過是以黑色為底色,兩架一黑一白,排列再一起真的是完全對比,而且更加搶眼。之前完全沒有另一架彩繪的消息,在場的朋友都是初次見到這架黑彩繪的真面目,當然也是讓大家驚呼連連,不禁要為自衛隊這次的心思給點正面評價,真的很會造勢、真的很會辦活動、真的很有心。
Hyakuri_1_20181130.JPG
(2)晨光乍現,地面還一層薄霧,看一下手機、目前氣溫攝氏2度。

Hyakuri_2_20181130.JPG
(3)隔著圍牆拍一張,這邊是T4的休息區,座艙罩都拉上。

Hyakuri_3_20181130.JPG
(4)一大清早不畏寒風就在暸望台等候的航迷,辛苦了。

Hyakuri_4_20181130.JPG
(5)看到這輛消防車,會安心一些,因為代表戰機應該會有動作。

Hyakuri_5_20181130.JPG
(6)先遠眺一下民用航廈,軍用名稱是百里基地、民用名稱是茨城空港。

Hyakuri_6_20181130.JPG
(7)遠遠跑道頭有架F-4出來透透氣,不過距離太遠,也只能拍成這樣。

Hyakuri_9_20181130.JPG
(8)茨城空港航廈旁,兩架退役的幽靈機拿來當地面展示,遠遠看、叢林迷彩這架退色似乎相當嚴重。

Hyakuri_11_20181130.JPG
(9)大坪開始有動作,圍巾挖的幽靈機(JASDF F-4 Phantom, 57-9353)正被拖到定位。

Hyakuri_13_20181130.JPG
(10)一架Skymark的B738起飛,最早班離場機。

Hyakuri_14_20181130.JPG
(11)非常喜愛的一款歐多拜,騎在上面感覺很舒適。

Hyakuri_15_20181130.JPG
(12)接下來是一架海洋迷彩的啄木鳥偵照機被拖出,還附著登機梯在駕駛艙旁。

Hyakuri_16_20181130.JPG
(13)這架叢林迷彩機出來的位置剛好被樹枝遮蔽,不管,先拍再說。

Hyakuri_18_20181130.JPG
(14)再側拍一下這款機車,後行李箱上還貼著尾白鷲的貼紙。

Hyakuri_19_20181130.JPG
(15)今日主角現身,JASDF F-4 Phantom (07-8428),拉出來外面曬太陽、代表今天也有機會拍到它?

Hyakuri_20_20181130.JPG
(16)08:25,兩架F-15進入基地上空,應該是來支援基地開放展覽的地展機。

Hyakuri_21_20181130.JPG
(17)解散降落。

Hyakuri_23_20181130.JPG
(18)一如往常、是小松基地派來的F-15。

Hyakuri_24_20181130.JPG
(19)第二架緊跟在後,F-15降落的姿態蠻好看的。

Hyakuri_26_20181130.JPG
(20)承上,從後方再拍一張,或許是因為構型、或許是因為體積,F-15拍起來很有美感。

Hyakuri_27_20181130.JPG
(21)兩架F-15降落後由follow me引導,回到大坪。

Hyakuri_28_20181130.JPG
(22)F-4繼續拖出。JASDF F-4 Phantom(07-8435)。

Hyakuri_30_20181130.JPG
(23)第二架起飛的Skymark B738,下方西門的樹林外,也已經有不少航迷。

Hyakuri_31_20181130.JPG
(24)突然兩架幽靈上跑道,不過在跑道頭晃一圈就離開,算是上來打招呼一下?

Hyakuri_33_20181130.JPG
(25)Skymark班機前腳走、後腳跟著一架來降路。

Hyakuri_34_20181130.JPG
(26)飛機還沒動,拍拍地面作業車輛也是應該的。

Hyakuri_35_20181130.JPG
(27)跟著又來一輛,續拍,這麼剛好都是301SQ的車。

Hyakuri_36_20181130.JPG
(28)總算,大坪上的飛機暖機完成,開始動作,第一架滑出的是圍巾蛙的353號機。JASDF F-4 Phantom (57-8353)。

Hyakuri_37_20181130.JPG
(29)快速地向暸望台滑過來,是說這樣掛到底是掛了幾顆油箱?

Hyakuri_38_20181130.JPG
(30)正面對望。

Hyakuri_39_20181130.JPG
(31)順光角度。背景整個油畫風。

Hyakuri_41_20181130.JPG
(32)兩位在玩剪刀石頭布?

Hyakuri_43_20181130.JPG
(33)一架T-4也滑出展開任務。

Hyakuri_44_20181130.JPG
(34)也是屬於302SQ,JASDF T-4(96-5620)。

Hyakuri_45_20181130.JPG
(35)這樣看可以發現T-4座艙後面真的比前面高上不少。

Hyakuri_48_20181130.JPG
(36)接下來是兩架F-4動作,一前一後進入滑行道。

Hyakuri_50_20181130.JPG
(37)幽靈機正面看可以欣賞他兩端微翹的機翼,配上進氣道與略為下擺的後翼,風格獨特。

Hyakuri_52_20181130.JPG
(38)三架幽靈(其實應該是五架)一次入鏡,塞滿就對了。JASDF F-4 Phantom(97-8416)。

Hyakuri_54_20181130.JPG
(39)一樣,還是302SQ的,JASDF F-4 Phantom(17-8439)。

Hyakuri_57_20181130.JPG
(40)特寫一下機首,感覺出來這架幽靈真的已經有點年紀。

Hyakuri_58_20181130.JPG
(41)廣角端來一張,旁邊拍機的航迷一起入鏡。JASDF F-4 Phantom(67-8378)。

Hyakuri_55_20181130.JPG
(42)Takeoff。這個時間這個方向光線還ok,再晚一點就要逆光了。JASDF F-4 Phantom(57-8353)。

Hyakuri_60_20181130.JPG
(43)T-4比較早拉,很快就離地,到面前時已經半天高。停車場還真多車....

Hyakuri_59_20181130.JPG
(44)彩繪機滑出,真的是很有味道的彩繪,整個機身都畫上尾白鷲,很漂亮。JASDF F-4 Phantom(07-8428)。

Hyakuri_61_20181130.JPG
(45)哇!驚喜出現!沒想到竟然有第二架全機彩繪,以黑色為底色的尾白鷲彩繪機,來之前完全沒有什麼訊息,只能說保密到家。JASDF F-4 Phantom(77-8399)。

Hyakuri_62_20181130.JPG
(46)兩架一起入鏡,一起拍一張。

Hyakuri_63_20181130.JPG
(47)當然,正面的角度一定要再來一張。

Hyakuri_66_20181130.JPG
(48)靠近的角度怎麼可以錯過?後面的黑色彩繪亦步亦趨,跟得很緊。

Hyakuri_67_20181130.JPG
(49)這架白底色的彩繪機真的好看,模型商也早就上架,吸引各方收藏家。

Hyakuri_68_20181130.JPG
(50)黑色這架就真的是大驚喜,事前保密到家,不簡單,讓在場朋友都大呼這趟來的值得。

Hyakuri_71_20181130.JPG
(51)趕緊換上廣角來一張,用黑色當底色,質感沒話說。JASDF F-4 Phantom(77-8399)。

Hyakuri_73_20181130.JPG
(52)剛剛滑過去的圍巾蛙群,陸續起飛。JASDF F-4 Phantom(97-8416)。

Hyakuri_75_20181130.JPG
(53)JASDF F-4 Phantom(17-8439)。

Hyakuri_76_20181130.JPG
(54)承上,這架幽靈比較早拉,那就繼續拍收輪。

Hyakuri_78_20181130.JPG
(55)JASDF F-4 Phantom(67-8378)。

Hyakuri_79_20181130.JPG
(56)走西側跑道的Skymark,民航通常都用RWY03L/21R那條跑道起降,軍機較少。

Hyakuri_80_20181130.JPG
(57)上跑道加速狂奔,不過並未起飛的白色彩繪機。

Hyakuri_81_20181130.JPG
(58)跟兩個地景幽靈來張合照,照片左側小土丘擠滿想看這架彩繪的航迷。JASDF F-4 Phantom(07-8428)。

Hyakuri_83_20181130.JPG
(59)黑色的也是在跑道上高速滑行。JASDF F-4 Phantom(77-8399)。

Hyakuri_86_20181130.JPG
(60)圍巾蛙陸續起飛訓練,接下來換啄木鳥登場。

Hyakuri_88_20181130.JPG
(61)個人喜歡叢林迷彩多過海洋迷彩,自然要多拍幾張。JASDF RF-4E Phantom(57-8914)。

Hyakuri_90_20181130.JPG
(62)兩架彩繪各據一方、王不見王?

Hyakuri_92_20181130.JPG
(63)天氣大好,啄木鳥起飛。JASDF RF-4E Phantom(57-6914)。

Hyakuri_93_20181130.JPG
(64)繼續拍收輪照。

Hyakuri_95_20181130.JPG
(65)今天沒出場表演的幽靈機,正拖機調度中。JASDF F-4 Phantom(87-8404)。

Hyakuri_96_20181130.JPG
(66)剛剛飛上去的T-4,來個low approach。

Hyakuri_97_20181130.JPG
(67)換海洋迷彩登場,前幾年重新塗裝,深獲航迷喜愛。JASDF RF-4E Phantom(57-6913)。

Hyakuri_98_20181130.JPG
(68)正面照一張。

Hyakuri_99_20181130.JPG
(69)轉進滑行道,後面大坪還有三架幽靈機整備中。

Hyakuri_101_20181130.JPG
(70)太陽太大、還是不想給拍?

Hyakuri_102_20181130.JPG
(71)後面跟著殺出一架深色的叢林迷彩幽靈偵照機,這個構型與前面兩架不同,並非原廠生產的偵照機,而是後來改造的。JASDF RF-4EJ Kai Phantom(77-6392)。

Hyakuri_103_20181130.JPG
(72)繼續拍大坪,看拖車東調度西調度也是很有趣。JASDF F-4 Phantom(07-8434)。

Hyakuri_104_20181130.JPG
(73)觸地擦煙,又一架Skymark來茨城。

Hyakuri_106_20181130.JPG
(74)圍巾蛙陸續返航,開傘減速,光線已經有點不順。JASDF F-4 Phantom(97-8416)。

Hyakuri_108_20181130.JPG
(75)承上,跑到暸望台面前來的角度,光線就比較ok。

Hyakuri_109_20181130.JPG
(76)JASDF F-4 Phantom(17-8439)。

Hyakuri_111_20181130.JPG
(77)真的是陸續返航、一架接著一架。JASDF F-4 Phantom(67-8378)。

Hyakuri_112_20181130.JPG
(78)這架幽靈滑行一段距離,不過前起落架依然伸長抬高,跟前面兩架略有不同。

Hyakuri_114_20181130.JPG
(79)起飛的海洋迷彩偵照幽靈。JASDF RF-4E Phantom(57-6913)。

Hyakuri_115_20181130.JPG
(80)承上,光線好繼續拍收輪照。

Hyakuri_117_20181130.JPG
(81)接下來是深色版的叢林迷彩,很快就跟上前面那架。這張水平好像有點跑掉....

Hyakuri_118_20181130.JPG
(82)承上,繼續拍收輪照。

Hyakuri_120_20181130.JPG
(83)三架圍巾蛙回巢,算是小型的大象走路。

Hyakuri_121_20181130.JPG
(84)轉入大坪,準備停至定位。開始有熱流出現了。

Hyakuri_126_20181130.JPG
(85)玩很久飛很久的T-4,降落滑行中。

Hyakuri_127_20181130.JPG
(86)海洋迷彩降落開傘,幽靈機算是重型戰機,在沒有減速版的裝置下,需要靠減速傘來輔助煞車減速。

Hyakuri_130_20181130.JPG
(87)拖傘滑行的叢林迷彩,要到跑道尾才會有人幫忙處理。

Hyakuri_131_20181130.JPG
(88)這個角度看,勉強可以分得出右邊的是海洋迷彩、左邊的是叢林迷彩。

Hyakuri_132_20181130.JPG
(89)海洋迷彩滑回,大坪旁的那隻告示牌不小心一起入鏡。JASDF RF-4E Phantom(57-6913)。

Hyakuri_133_20181130.JPG
(90)深色叢林迷彩滑回。JASDF RF-4EJ Kai Phantom(77-6392)。

Hyakuri_134_20181130.JPG
(91)大坪的光線正好,繼續多拍幾張拖機調度。

Hyakuri_135_20181130.JPG
(92)最早起飛的叢林迷彩啄木鳥,來玩個low approach。JASDF RF-4E Phantom(57-6914)。

Hyakuri_136_20181130.JPG
(93)才降落沒多久的Skymark,地面整備時間很短,馬上又載客起飛。

Hyakuri_139_20181130.JPG
(94)小松來的F-15準備登場,應該是要上去單機表演,熟悉一下空域。

Hyakuri_140_20181130.JPG
(95)或許是場地不熟,感覺它滑的比較慢。JASDF F-15J Eagle(72-8885)。

Hyakuri_141_20181130.JPG
(96)飛行員往這邊瞧了一下,大概在納悶怎麼有這麼多人?

Hyakuri_142_20181130.JPG
(97)Eagle takeoff。使用跑道很短,很快拉起。

Hyakuri_143_20181130.JPG
(98)兩管濃郁的尾焰很吸睛。

Hyakuri_144_20181130.JPG
(99)剛剛降落滑回的幽靈偵照,喜歡就要多拍些。

Hyakuri_146_20181130.JPG
(100)天氣好,不過F-15飛得很保守,快門按得不多,都是有機背再出手。

Hyakuri_145_20181130.JPG
(101)算了,肚子也給他一張,剛好可以看到尾焰。

Hyakuri_148_20181130.JPG
(102)這張機背大些,大概也是當天唯一比較近的時候。

Hyakuri_151_20181130.JPG
(103)很喜歡看F-15翹孤輪,姿勢感覺很挺拔。

Hyakuri_153_20181130.JPG
(104)剛降落的914也準備推進庫內休息,旁邊的地勤人員正仔細注意。

Hyakuri_152_20181130.JPG
(105)兩架彩繪機拖放成某個角度,同行朋友說、應該是在拍合照,拍那種宣傳照。

時間也差不多到中午,基地東側的位置開始慢慢變成頂光、接下來就要逆光,大家準備移動到下午的拍攝點。就在此時一位朋友算了一下,在場竟然有十幾位來自台灣的朋友,這麼難得的機會當然要來張大合照,留個紀念!

一望百里,下次來這個點拍飛機,恐怕主角將是F-2F-35,這次能在好天氣之下幫幽靈機多拍些照,深感開心,這趟旅程也有個非常棒的開始。

chenshil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